A股“网游第一股”中青宝迷途

2021-06-05 01:45 来源:贝果财经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A股“网游第一股”中青宝迷途

本报记者/陈溢波/吴可仲/北京报道

11年前,中青宝(300052.SZ)头顶“网络游戏第一股”的名号荣登资本市场。在外界看来,它的成功上市,是红色题材网游概念包装下的出乎意料之外的结果。

而上市没多久,彼时当市值还不足20亿元之时,中青宝董事长就喊出了千亿市值的目标。并且,还声称向营收10亿、利润10亿的方向进发。

之后的2013年,它堪称资本市场热得发烫的妖股,股价累积涨幅一度超过900%,市值曾突破百亿。

而如今,截至2021年6月4日上午收盘,曾经的这位网游界“一哥”,流通市值仅为21亿元,报收7.85元/股,微涨0.13%。

近日,因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深交所向中青宝发出关注函。这只昔日妖股再次引发市场关注。并且,外界有观点曾认为,中青宝的手游业务并没有看到太大的成绩。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中青宝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被问询

近日,深交所对中青宝下发了一则关注函。据了解,该关注函的内容,由此前中青宝年审会计机构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信永中和”)回复深交所对中青宝2020年年报问询函的内容而来。

根据深交所于5月24日下发的这份关注函,深交所要求中青宝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公司股票需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并要求信永中和说明因公司整改期限较短导致其无法判断公司内部控制制度是否有效执行是否具有合理性。

5月31日,中青宝发布公告对此回复称,2018~2020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与净利润孰低者分别为2797.82万、189.82万、-1.45亿元。公司不存在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为负值,且最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形。公司不存在股票需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

会计师事务所也在当天回复称,中青宝整改后控制运行的时间(或运行次数)和测试数量未达到整改后控制运行的最短期间(或最少运行次数)和最少测试数量,故无法判断公司防范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各项内部控制制度是否有效执行。

据了解,2019年1~4月,中青宝向深圳市第一支点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第一支点”)、深圳市手游界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手游界”)和霍尔果斯阿拉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拉蕾”),支付定制化游戏开发费用共计2150.00万元。公司控股股东或其关联方在没有告知上市公司的情况下,向上述三家公司借款并支付利息。这被公司认定为是非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缺陷。

2021年5月14日。中青宝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防范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制度》。同时,中青宝当时做出的整改措施包括:规定公司及其子公司与上游企业发生采购时,采用要求上游企业签订承诺书或在采购合同中加入限制性条款等方式,严禁上游企业将资金以任何形式拆借给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以避免产生资金占用风险。

中青宝在公告中称,公司在了解上述三家公司向控股股东或其关联方提供借款的事项后,第一时间向控股股东宝德控股核实,并与上述三家公司积极协商,落实解决方案。截至2021年4月27日,公司已经获得三家公司返还的全部定制费2150.0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第一支点与中青宝存在关联关系。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青宝下属的深圳游嘻宝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游嘻宝”)与深圳第一支点,以及与自然人王海军合资创办了上海巨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巨贤”)。

上海巨贤致力于游戏及服务器引擎开发业务,旗下有移动端单机游戏《太空兄弟》等;弱联网手机游戏《幻想三国》等;联网手游《神作》等;网页游戏《诸神世纪》;大型MMORPG游戏《兵王》&《战争世界》,以及移动娱乐应用开发平台“UniSeverRealtime”。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巨贤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有5人参与社保,但之后的2018年至2020年,年报中显示的社保人数均为0。

记者注意到,中青宝曾对外披露,2020年公司对上海巨贤计提了506.66万元的减值准备。

此外,深圳第一支点在2018年仅有两人有部分社保信息,2019年年报中显示的社保人数也为0。

手游界在其简介中提及,公司手游TV是一家关注手机游戏行业发展、为移动开发者、发行商、移动游戏行业提供高价值的业内新闻资讯、数据报告等的公司。手游TV的主要产品是游戏助手。手游TV是UNTIY及国内多家知名游戏媒体的合作伙伴。

根据天眼查信息,手游界2018年年报显示,有9人参与部分社保,但2019年年报中显示的社保参与人数则为0。手游界的全资控股股东深圳市汇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汇盟”),2016年至2019年年报显示的社保人数也为0。此外,阿拉蕾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社保人数仅为2人。

手游业务曾被指乏善可陈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中青宝实现营收2.94亿元,同比下降37.32%,扣非后的净利润亏损1.45亿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7726.57%。

2020年,中青宝业绩的大幅亏损,与手游业务不无关联。对于当期的大幅亏损,中青宝解释称,除了对手游定制费的大幅投入外,还有2020年8月正式上线的《街头足球》业绩不及预期,导致公司手游业务产生较大亏损等方面的原因。

记者留意到,此前,在媒体的报道中,中青宝方面就曾对外透露,公司在2010年上市的当年,就开始关注手游业务的发展。2011年,中青宝就已经开始在手游领域投资布局。

记者在天眼查上也看到,根据当时对外公布的工商登记信息,2011年4月1日,北京天一讯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天一”)拿到了中青宝的36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2011年5月16日,中青宝下属的全资子公司深圳中青聚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聚宝”)正式入股北京天一,到2015年11月9日,中青聚宝正式退出北京天一的股东位置。

值得关注的是,在拿到中青宝的上述融资后,北京天一在当年的4月30日和5月3日,就获批推出了奇幻鱼世界软件和帅哥美女斗地主软件,之后在2013年以及2014年初,该公司又推出了多款游戏软件。在2011年至2014年,北京天一的软件著作权有29个。

2021年5月12日,因通过登记的地址无法取得联系,北京天一被列入了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北京天一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参与社保的人数仅为3人。

之后的2012年5月,中青聚宝入股西安掌控力数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掌控力”),持有其约51%的股份,但2018年9月25日,西安掌控力已经被注销。

记者在天眼查看到,在中青聚宝入股的2012年,当年11月6日,西安掌控力也曾获批了一款名为Bunny Go的游戏软件。但记者在苹果APPStore中,未能检索出该款游戏。

而之后的2013年,对美峰数码、深圳苏摩两家分别主打重度手游和轻度休闲类手机精品化游戏的公司的收购,也难言绝对的成功。

数据显示,2010~2012年,美峰数码的净利润分别为84万元、-443万元以及-988万元,但其受让方做出的业绩承诺为2013~2015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500万元、8000万元及1.1亿元。深圳苏摩的股权出让方也承诺2013~2015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450万元、4000万元及5200万元。

但这两家公司并没有完全实现这一承诺。2015年,中青宝计提了1.8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近期,中青宝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称,受到行业环境、市场竞争格局及新冠疫情等影响,深圳苏摩计划于2020年推出市场的储备游戏《苍穹梦仙》未如期拿到版号及时上线运营。深圳苏摩部分老游戏收入和利润下降,新产品的研发、推广以及海外市场的拓展未能按计划展开,导致2020年深圳苏摩的业绩远不达预期。

深圳苏摩原联运游戏因处于运营生命周期中后期,推广投入减少,用户活跃度及付费率下降,其中主要联运游戏A的2020年收入同比减少约194.43万元,下降约64%;主要联运游戏B的2020年收入同比减少约1039.66万元,下降约100%;主要联运游戏C的2020年收入同比减少147.82万元,下降约67%。

因此,深圳苏摩2020年合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7%,合并净利润同比下降约14%。经测试,对收购深圳苏摩股权形成的商誉,在2020年度被计提了1251.32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中青宝对外提及,美峰数码51%股权收购项目截止到2020年年末,累计实现的效益为-2099.78万元。

此外,专门从事移动手机游戏的自研自运、代理运营和发行业务的全资子公司深圳时代首游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首游”),2020年的净利润亏损达7138.85万元。记者在天眼查发现,时代首游还曾牵涉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中青宝开始向游戏之外的业务进行转型。数据显示,2016年,公司网络游戏业务的收入比例还达到98.16%,之后从2017年至2020年,网络游戏板块的业务收入占比逐年下滑。同时,云服务则在近些年贡献了越来越多的收入。2020年,云服务业务的收入占比达48.64%,网络游戏业务为49.59%。

有媒体报道曾提及,中青宝手游业务发展表现不佳,或与公司PC思维太重,资金实力、游戏开发制作的能力不足有关。对此,记者联系中青宝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